蒙阴县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 临沂市情网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今天是: 欢迎访问蒙阴县情网!
当前位置: 蒙阴县情网 >> 红色记忆 >> 军事战役 >> 正文
孟良崮战役
    发布时间:2013-10-11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自1946年6月26日国民党反动派发动内战向解放区大举进攻以来,经8个月的作战,国民党军在几个战场失去了主动权,其战线过长而兵力不足的矛盾日趋严重。从1947年3月起,蒋介石被迫将原对解放区实行“全面进攻”的战略方针改为“重点进攻”。为了实施这个计划,国民党军最高统帅部在徐州设立了陆军总部徐州指挥部,由陆军总司令顾祝同统一指挥原徐州、郑州两个绥靖公署的部队。同时,把王敬久兵团从冀鲁豫战场调来山东。这时,国民党在山东的兵力已达24个整编师,60个旅,计45万人。并以其精锐主力整编第十一、七十四师和第五军为骨干,编成了3个机动兵团,担负主要攻击任务。国民党军队的进攻计划是:第一步,以一部兵力打通徐州至济南段津浦铁路,进占兖州至临沂公路,压迫华野部队退出鲁南;第二步,全线展开向莱芜、新泰、蒙阴、沂水一线进攻,寻找华野主力作战,或压迫华野部队北渡黄河,以期实现占领整个山东解放区的目的。
中共中央军委和毛泽东主席依据全国战局的发展和华东当前的局势,于3月上旬电示华东野战军:
对沿津浦路北犯之敌不要阻止,让其分散兵力,进至泰安一线,于我最有利;在尔后作战中务须经常集中60个团行动;全军应在3月份休整1个月,以利尔后作战。遵照中央军委和毛泽东主席的指示,华东局要求各级党委深入发动群众,加速土地改革的进程,开展生产运动,积极参加自卫战争,确保支前任务的完成。华野前委和华东野战军亦做出了全军集中在胶济铁路两侧、淄博地区休整的决定。
3月下旬至4月上旬,国民党军队侵占了鲁南地区。接着,采取加强纵深、密集靠拢、稳扎稳打、逐步推进的战法,从临沂、泗水、大汶口向汤头、蒙阴、新泰、莱芜推进。国民党军队的这一进攻队式结构,给华野歼敌造成了相当大的困难。正如华野司令员陈毅所说:敌人用豆腐渣胀死老母猪的办法,使我们难以一口吞掉它。为了调动敌人,创造歼敌战机,华野首长曾5次制定歼敌计划,但除在泰安歼灭了国民党军第七十二师主力外,其余均未能实现。5月初,华野调第六纵队插至鲁南国民党军后,正在部署第一纵队再插鲁南、第七纵队南下苏北时,5月4日、6日,陈毅、粟裕接毛泽东主席和中央军委指示:“敌军密集不好打,忍耐待机处置甚妥。只要有耐心,总有歼敌机会。你们后方移至胶东、渤海,胶济线以南广大地区均可诱敌深入,让敌占领莱芜、沂水、莒县,陷入极端困境,然后歼灭并不为迟。唯(一)要有极大的耐心;(二)要掌握最大兵力;(三)不要过早惊动敌人后方。因此请考虑一、七两纵是否暂缓南下为宜,因南下过早敌可能惊退……但一切由你们自己决定。”“目前形
势敌方要急,我方并不要急,鉴于青驼寺教训,尤不宜分兵。一不要性急,二不要分兵,只要主力在手,总有歼敌机会。凡行动不可只估计一种可能性,而要估计两种可能性。……凡在局势未定时,我主力宜位于能应付两种可能性之地点。”遵照以上指示,华野前委和司令部决定:华野主力撤至莱芜、
新泰、蒙阴以东地区,让敌放胆前进,待机歼之;第一纵队、第七纵队停止南下;已经南下的六纵继续隐伏于鲁南,准备配合主力作战。
华野主力的战略转移,极大地迷惑了敌人。蒋介石、顾祝同增长了骄狂情绪,产生了错误判断,误认为华野可能继续向东北面的淄川、博山方向撤退。遂命令各部兼程前进,决心“跟踪追剿,进出于莒县、沂水、悦庄、淄博之线”,并急令其第一兵团进占坦埠、沂水一线;第二兵团向博山、张店方面进攻;第三兵团集结于新泰、蒙阴地区,待第一、二兵团攻势得逞后,再协力向东发展,以实现其在鲁中山区寻找华野主力决战的目的。第一兵团司令汤恩伯,亦改变其稳扎稳打的战法,不待其他兵团统一行动,即令整编第七十四师、二十五师于11日自垛庄、桃墟地区北犯,限于12日占领坦埠;第七军和整编四十八师各一部由葛沟、河阳地区向苏村、界湖方向行动,策应第七十四师作战,主力集结于汤头、葛沟;整编第八十三师以一部兵力在第七十四师右侧向马牧池方向进攻,主力控制于青驼寺附近为兵团预备队;整编第六十五师仍担任蒙阴防御,并掩护二十五师左翼安全。
华野主力东移后,曾考虑过以下两个歼敌方案:一是如敌放胆前进,即适时集中解放军主力,择其一路歼之;二是如敌仍密集靠拢,龟步不前,华野则再后退一步,以攻取潍县为诱饵,诱歼援敌。5月10日,得悉国民党军第七军及第四十八师先头部队占领了苗家曲、界湖,并可能进至沂水的消息,鉴于该部为国民党军第一兵团之最右翼,较为暴露,华野决心以第二、七、八纵队歼该部于沂水、苏村之间地区,以第一、四、九纵队进至坦埠、埠前庄以北、沂河以西地区,视机求歼可能由蒙阴、桃墟东援之国民党军一部;以第三、第十纵队位于莱芜和口镇东北地区,牵制并相机歼灭北犯之国民党军。
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密切注视着山东的战局,先后于5月6日、8日、11日、12日致电陈毅、粟裕,要求前委聚精会神,选择比较好打之一路,不失时机发起歼击。前委遵照上述指示精神,及时调整了部署,撤了打昌潍和歼灭桂军(指原属桂系的国民党第七军和整编四十八师)的作战计划。
5月11日,国民党军第一兵团北犯。当日,七十四师侵犯重山、艾山一线,一部渡过汶河,攻击华野九纵杨家寨、孤山阵地。该师窜犯最急进,态势较为突出。其左翼第二十五师一个旅进占黄斗顶山;其右翼第八十三师一部进占孙祖,但均较谨慎,畏缩不前。第七军虽以一部分兵力向苏村方向骚扰,进展也很缓慢。
    11日晚,华野完全查清了敌第一兵团的进攻部署,判明了七十四师的行动路线。华野司令员陈毅立即抓住战机,命令正在向东和向南行动的各部队重新返回原地,集结待命。此时,毛泽东主席和中央军委也电示华野:敌有向淄博等地急进模样,我们应集中主力,待敌进至适当地点,不失时机发起反击,首先解决一、两个师。陈毅、粟裕把谭震林等负责人召集在一起紧急研究分析,一致认为以打第七十四师最为有利。决定迎歼七十四师于坦埠以南、孟良崮以北地区。陈、粟等敢下这一决心的根据是:七十四师为国民党军“五大”精锐主力之一,战斗力较强,处于战线中央,虽有两翼掩护,但孤立突出;张灵甫自恃战功,骄狂冒进,容易为我抓住;其友邻各师对他久已心存忌恨,矛盾很深,一旦被围未必积极增援;华野主力正集中在其正面,有5个纵队可以就近转用,围歼该部的兵力足够,特别是隐伏在鲁南的第六纵队,如隐蔽向北急进,可收奇袭和迅速切断其后路之效。况华野上下对该敌早有“灭此朝食”的强烈要求;该地区属鲁中解放区腹地,群众基础好,民兵组织坚强;该地多山,
地形复杂,山路少而窄,利于华野部队隐蔽集结,寻隙穿插,而不利于国民党军重装备部队运动;歼灭该师,对震撼敌军,沮丧敌之士气,鼓舞解放军斗志,以及转变华东战局,将起着重要作用。华野首长定下决心之后,遂召开了各纵队负责人会议,宣布前委迎歼敌七十四师的作战计划。陈毅指出:
现在,蒋介石把这只肥猪(指七十四师)送上门来了,我们决心迎击第七十四师,在沂蒙山区的坦埠以南、孟良崮以北地区,把张灵甫这只肥猪吃掉!
5月12日晨,华野司令部以南字第七号向全军下达了歼灭整编第七十四师、整编二十五师的作战命令:(1)以一纵(司令员叶飞)、八纵(司令员王建安)、四纵(司令员陶勇、政委王集成)、九纵(司令员许世友、政委林浩)、六纵(司令员王必成、政委江渭清)等5个纵队担任主攻围歼任务,其中第一、八纵队从国民党两翼迂回穿插,抢占芦山,会同由平邑以南地区北上的六纵断其后路,封闭合围口。上述部队达成合围后,第四、九纵由正面出击,协同一、八、六纵围歼七十四师。各部的具体任务分别是:
(1)一纵以1个师攻击曹庄(位于蒙阴县城东南6公里处)南北阵地,阻击蒙阴东援之国民党军;主力由骑马岭、蔡庄地区向黄斗顶山、界牌攻击前进,迅速攻占垛庄、芦山,断其后路。
八纵由埠前庄、鲁家庄向依汶庄、荆山、垒石山攻击前进,攻占营后庄、泉桥子一线,断七十四师向青驼寺的退路,尔后由有力一部阻击国民党第八十三师西援,主力迅速攻占万泉山、芦山与一纵沟通联系。
六纵由平邑以南经上冶、观上隐蔽北进,从蒙山东麓突袭垛庄、青驼寺,协同一、八纵断敌七十四师后路,阻击敌二十五师、八十三师增援,配合正面各纵围歼芦山、孟良崮地区的敌七十四师。
    四纵以一部控制水明崖、北楼以北地区,阻击国民党军继续向坦埠进攻;当华野迂回部队楔入纵深,国民党军被迫后缩时,即以主力由北楼向黄鹿寨、兴旺庄、石旺崖攻击前进,攻占孟良崮,尔后协同友邻会攻芦山;并以一部向垛庄攻击。
    九纵以一部控制坦埠及其以南一线山地,坚决抗击北犯之敌,当华野迂回部队楔入国民党纵深敌被迫后缩时,即以主力由坦埠东南向马牧池、南北瓦庄攻击前进,攻占雕窝后,协同友邻向芦山突击。
    (2)以十纵(司令员宋时轮、政委景晓村)、三纵(司令员何以祥、政委丁秋生)、二纵(司令员韦国清)、七纵(司令员成钧、政委赵启民)等4个纵队担任阻援任务。各纵的任务区分别是:
    十纵位于博山西南,以积极攻势牵制莱芜国民党军第五军等部。
    三纵在战役发起后,进至新泰东南,阻击敌第十一师南援。
    二纵由沂水城以南进入界湖、黄崖顶、张庄集一带,阻击敌第七军等部,保证八纵侧翼安全,并策应第七纵队作战。
    七纵配属特纵榴炮团,在莒县以西地区,以积极的进攻行动,牵制国民党军第七军及第四十八师。
    (3)特种兵纵队(司令员陈锐霆、政委张藩)集结于沂水、夏蔚间待命参战。
    (4)鲁南军区地方武装,向国民党军第八十三师侧后进攻,截断青驼寺至临沂公路,并以一部袭扰临沂,牵制国民党军的行动。
    战役定于5月13日晚发起。
    为确保战役的胜利,华野首长陈毅、粟裕和谭震林在临战前又3次调整部署:(1)12日11时,陈毅、粟裕指示:八纵应以埠前庄为中心,先头可伸至鲁家庄;二纵移至苏村以北司马庄地区;七纵于12日移至莒县以西;一纵于12日晚移至蔡庄、大路坡、东西石崮地区;四、九纵于原定位置。(2)12日13时,陈毅、粟裕指示:七十四师已攻占杨家寨,明天将继续攻占坦埠,二十五师尚在桃墟。我军定于12日
晚开始出击。八纵全部于今晚到达沂水西南鲁家庄以东地区,12日黄昏后即开始攻击依汶庄、红山崮、黄石山,以切断敌青驼退路。二纵12日晚以1个师进至界湖东北官庄地区,明晨向西南攻占鼻子山、高柱山一线,以保证八纵右侧之安全,另两个师可随后进入张庄集地区,以策应七、八纵之作战。六纵以及鲁南各兵团于14日晚可赶至青驼、垛庄公路以西地区。七纵应于13日晚至河阳以北开始对桂顽攻击,以配合主力对七十四师之作战。(3)13日14时谭震林指示八纵:以小部监视敌十九旅,迅速攻占垛庄,防止七十四师明晨缩回垛庄以西地区。
    遵照华野司令部的命令,全军上下紧张地进行了临战准备,野战军统帅机关及时地完成了战役的组织工作。华野政治部于13日上午,向全军发布了孟良崮战役的政治鼓动口号:“歼灭七十四师,活捉张灵甫!”
    震惊中外的孟良崮战役于5月13日晚打响。华野两翼迂回穿插部队,除各以一部向正面攻击外,主力寻隙向其纵深楔进。当夜,一纵第三师攻占黄斗顶山、尧山,歼敌二十五师一部(大部逃向桃墟)。接着,继续向国民党军纵深猛插,于14日上午攻占蛤蟆崮、天马山、界牌等要点,割裂了国民党军七十四师与二十五师的联系,并占领了二八五、三三高地及大山场,切断了其由垛庄向北的急进军路。八纵发起进攻后,于仁寿庄歼国民党军搜索营。14日上午进占桃花山、垒石山、鼻子山等要点,割断了国民党七十四师与八十三师的联系。该纵一部攻占了孟良崮东南之横山、老猫窝。四、九两纵亦于13日夜向当面之敌攻击,攻占了黄鹿寨、佛山、马牧池、隋家店一线。六纵由白彦出发,一昼夜急进120公里,于14日晨达垛庄西南20余公里之观上、白埠地区。至此,华野对七十四师的战役包围态势大体形成。
    进攻开始后,国民党军第一兵团和七十四师尚认为是解放军小部队夜袭或部分兵力反击,兵团仍于13日以元酉电令各部:加紧攻击,控制自己阵地。蒋介石也于同日22时电示一兵团:“速即攻略沂水。”至14日10时,得知华野已占天马山、垒石山等要点,并正向垛庄、万泉山前进,国民党军始判明解放军有围歼七十四师之意图,遂立即向孟良崮、垛庄方向撤退,并拼力向华野一纵反扑,企图打通返回垛庄的通路以及与二十五师的联系。
    七十四师被围后,蒋介石、顾祝同认为该师战斗力强,又处在有利地形,且左右援兵均较靠近,是同华野决战的好机会,计划以10个整编师之兵力,合击华野于蒙阴以东、汶河两岸地区。遂一面命令七十四师坚守阵地,吸住华野部队,一面令新泰之十一师、蒙阴之六十五师、桃墟之二十五师、青驼寺之八十三师、河阳之第十七军、第四十八师等,速向七十四师靠拢。并令第五军自莱芜南下,第六九四师及二十师之一三三旅由鲁南向垛庄、青驼寺前进,九师自大汶口向蒙阴前进。七十四师被华野包围后虽感处境不利,饮食无法解决,难以持久,但也认为建制完整,援兵亦近,必能转危为安,计划以孟良崮、芦山为中心待援,并请求空降粮食、弹药。
    鉴于国民党军集重兵向孟良崮增援,意与华野决战,且敌援军近者不足10公里,远者仅一至二日行程的战局态势,华野前委一面命令各阻援部队坚决阻止住敌援军,一面命令主攻部队加速猛攻,要不惜任何代价,在敌各路援军赶到以前,彻底将七十四师歼灭掉。
    15日13时,华野调整部署后,即从四面八方多路向七十四师展开猛攻。七十四师困兽犹斗,拼命顽抗。华野大军越战越勇,敌渐不支,计划夺路突围。先向南,再向东,后向西,但到处碰壁,伤亡惨重。敌被迫龟缩于五二高地至芦山、雕窝一线狭小阵地顽抗待援。孟良崮及其周围山头,皆为清一色的石头山。山峰陡峭,怪石耸立,草木稀疏。七十四师近4万人马麇集在山上,工事无法构筑,人马无法隐蔽,饥无食,渴无饮,有的饮马血、吞马肉,有的连马尿、人尿也喝了。全师粮弹给养,全赖国民党蒋介石派飞机空投。但由于空间太小,空投下的食物和弹药,大部落入解放军手中,七十四师至此士气低落,军心动摇。华野一线部队勇猛顽强,积极战斗,攻势凌厉,哪里有敌人就往哪里打。七十四师连遭打击,人马乱成一团,互相践踏。
    16日,战斗进至白热化阶段。双方展开白刃格斗,有的山头反复争夺达十五六次。这时,陈毅打电话告诉九纵司令员许世友:打援、阻援的部队打得很艰苦、很顽强。现在敌各路援军已节节逼近。他郑重地说:“聚歼七十四师,成败在此一举!我们能争得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现在要不惜一切代价,把孟良崮拿下来。你们打掉一千,我给你们补一千,打掉两千,我给你们补两千。谁打下孟良崮,谁就是战斗英雄!”许世友遂命令二十五师师长萧镜海:“你们师长当团长,团长当营长,营长当连长,带头冲!”干部身先士卒,极大地鼓舞了战士。3颗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炮火震憾着山谷。崮上,七十四师残部倾其全部火力,倚仗山势拼命顽抗。华野各纵指战员忘记了几昼夜的饥渴和疲劳,前仆后继,扑向山顶。六纵十八师五十二团、五十三团和特务营首先突破孟良崮西侧,直取七十四师指挥所。张灵甫急令参谋长魏振钺率1000名士兵阻击。经反复激烈拼杀,击溃了敌军,俘七十四师参谋长魏振钺。一营三连指导员邵至汉冲在最前面,当他带伤率战士冲至洞口时,与敌卫队激战,壮烈牺牲。战士满腔怒火,立即集中火力向洞口扫射。待战士们冲进洞内,只见洞中尸体狼藉,张灵甫已被击毙。此时,认为七十四师已被歼灭,准备撤出战斗。但前委负责人发现毙伤敌总数与敌原人数相差甚远,即令各纵队迅速复查,结果发现残敌7000余人利用天阴云低,能见度差的气象条件,隐伏于孟良崮与六高地之间凹部。华野前委即令各主攻队不顾疲劳再次继续攻击。 激战至16时,终将国民党军“五大主力”之一的七十四师及第八十三师之五十七团全部歼灭。
    此役,华野部队以“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的英雄气概,集中优势兵力,打了一个成功的山地运动歼灭战和速决战,共歼敌3.2万多人。华野部队伤亡1.2万余人,代价为三比一。此役彻底粉碎了蒋介石的重点进攻,使华东战局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促进了全国蓬勃发展的大反攻之势。


 

关闭本页  打印本页
最新推荐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版权所有:蒙阴县史志办公室 地址:蒙阴县国土资源局八楼 电话:0539—4271183
    Copyright@201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管理员邮箱:szb4271183@163.com 鲁ICP备05017440号-1 技术支持:蒙阴银河电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