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阴县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 临沂市情网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今天是: 欢迎访问蒙阴县情网!
当前位置: 蒙阴县情网 >> 红色记忆 >> 往事回放 >> 正文
孟良崮上火如潮
    发布时间:2013-10-11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我骑着马,匆匆地奔回纵队驻地,饭也顾不得吃,就径直跑进纵队司令部办公的屋子。屋子里十分寂静。叶飞司令员和谭启龙副政委早已把四个师的师长召集来,围着军用地图,注视着标示山地的一簇簇浓密的曲线。大概被我的脚步声惊动了,他们一齐向我回过头来。 “怎么样?有什么新的任务?”叶司令员问。
“歼灭整七十四师!”
“歼灭整七十四师?不打整七师和整四十八师了?”
“这是下一步的打算了。”说着,我就坐下来,喝了一口开水,向他们汇报野战军首长对华东当前敌我态势的分析和下达的作战命令。
概括说来,当时华东战场的敌我态势是这样的:
国民党反动集团对解放区的全面进攻遭到重大挫折以后,不得不放弃全面进攻,改为重点进攻,集结重兵,继续进犯山东、陕北两解放区。进攻山东解放区的是顾祝同指挥的六十个旅,约四十五万人。四月中旬,敌人全线发起进攻,以汤恩伯、王敬久、欧震三个兵团,共十三个整编师、三十四个旅,约二十五万人,沿着临沂至泰安一线,并肩向沂蒙山区进犯。重心在蒙阴、新泰地区。由于在鲁南、莱芜等地区接连几次惨败,这次敌人在第一线的八个整编师,采取了并肩靠拢、齐头并进的战术,使我难以打击其一路。在这种情况下,我华东野战军一部曾绕至侧翼打下了泰安城,接着又以六纵和我一纵、七纵南下鲁南、苏北,威胁敌后,以调动敌人,创造战机。可是六纵经卞桥进入鲁南敌后以后,敌人除在临沂、海州间局部变动,准备阻截我军继续南下外,正面进攻的敌人还是继续进犯。南下调动敌人未成。这时候,毛主席及时向我们指出:对于密集之敌,要有极大耐心,要掌握最大兵力,不过早惊动敌人后方,让敌人大胆前进,总有歼敌机会。野战军首长认真研究了毛主席的指示,接受了前阶段的经验,决定将主力再后退一步,集结于莱芜、新泰以东待机,并决定我纵和七纵停止南下。
我军的这一行动给敌人造成一个错觉,以为沂蒙公路一带我主力已转至泰安地区或淄(川)博(山)地区。于是中路敌军王牌整编第七十四师,头脑发热,放肆地进入沂蒙以东、坦埠以南地区,突出于其友邻部队之前,妄图会合东路敌人,抢占沂水、莒县城。这就为我提供了打其一股的有利战机。
我野战军首长根据党中央、毛主席的指示,在沂蒙山区集中优势兵力,决心首先把整七十四师聚歼在蒙阴东南的孟良崮地区。部署是:一纵在右,八纵在左,向整七十四师两翼穿插,把整七十四师从敌人第一线八个师当中剜割出来。而后,四纵、九纵南压,六纵由鲁南北上,以五个纵队的兵力,四面向敌围攻。其它部队分别阻击和拖住增援的敌人。
汇报完情况和任务,我又传达了陈毅司令员的一段讲话。陈毅司令员说:集中优势兵力,先打分散、孤立之敌,这是毛主席一贯的军事思想。在敌人强大兵团展开进攻时,通常是打击敌人的侧翼有利,但是当敌人连续遭到这种打击而防范严密、特别谨慎,同时中央之敌却比较轻敌冒尖,并疏忽大意,而我军又在其附近隐蔽了相当兵力的情况下,采取一面抗住援敌,一面集中优势兵力猛攻中央之敌的战术,同样可以达到战役目的。这次围攻整七十四师,就是这种打法,这叫做“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
叶飞司令员听了我的汇报,面对着五万分之一的军用地图,喊了一声:“好个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
谭启龙同志说:“这个决定,不仅巧妙地运用了毛主席关于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的思想,而且表现了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的胆略和勇气。现在的问题,就是靠部队的英勇善战了。”
我说:“是呀。临走的时候,陈司令员还专门交代:这次战役对粉碎敌人的重点进攻,对全国战局都将产生深远影响,我们一纵和八纵任务都很艰巨,责任重大。插进去以后战斗一定十分激烈。他还告诉我们,要硬到底,要讲战术,又要不怕伤亡,坚决消灭敌人王牌中的王牌。”
大家交换意见以后,叶飞司令员站起来,用红铅笔沿沂蒙公路一划,地图上出现了一条弧线。他回过头来说:“我们应当不惜牺牲,从敌整二十五师和整七十四师中间插进去。我带一师、三师攻占塔山、尧山,打掉整二十五师的牙齿,挡住整六十五师从蒙阴东援,保证你们向纵深穿插。老何、老谭带独立师、二师抢占天马山、蛤蟆崮、界牌、垛庄,一直钻到铁扇公主的肚子里去,割断整二十五师和整七十四师的联系。得手后,立即改造和构筑工事,防备敌人反扑。”
要把整七十四师从敌人第一线八个整编师中像剜眼珠子般的剜出来,然后再攻上去,另一方面还要挡住外围敌人的增援,的确是一项十分艰巨的任务,必须经过一番苦战。但是对这一点,师长们都没说一句话。大家都勇敢而愉快地领受了任务,会议就结束了。
这时,部队都在附近集结待命,师长们从纵队司令部——一个小小的山村一出来,飞身上马,在夕阳映照下,各向师的集结地点奔去。我和谭启龙同志随后也策马奔向独立师。一路上民兵、民工担架络绎不绝;远处,敌人盲目发射的炮火,轰隆轰隆,清晰可闻。面对这宏大的反击作战,陈毅司令员说的“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那句话,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中,增加了我的勇气和信心。
我们赶到南平黄土崖,天已经黑了。独立师已经开始向敌人纵深穿插。部队沿着崎岖的山路,忽东忽西,约摸走了一个多小时,就看到山脚下有新挖的工事;山顶上,隐约闪现着星星灯火;微风里,传来了含糊的喝问口令的声音。我们已经开始揳入敌人阵地了。
这一带,千山万崮,奇峰怪石,敌人怎么能不给我们留下空隙呢?尤其是敌人在实行重点进攻以来,还没有遭到严重打击,气焰正高,根本预料不到我军会突然向他们阵地插去。四周只有微风习习,却没有一发报警的枪声……
天将拂晓,我们侧后的一、三师已和敌人接火了,而我们也安全地揳入敌阵纵深。看了看地图,前面已是天马山、蛤蟆崮。两侧山头上敌人的机枪工事,已经可以模糊看出来。
“赶快抢占这一线山地,保障部队继续穿插!”
我刚说完这句话,独立师方升普师长将马缰一抖,就向前卫团跑去。一会儿,信号弹升起,部队就向两侧山头猛扑,当我和谭启龙同志进入小曹家圈时,在一片枪声、榴弹声中,就接到方升普从一团打来的电话。他兴奋地说:
“敌人骄气十足,工事非常简单,我们一个冲锋就占领了天马山、蛤蟆崮!”
独立师发起战斗的前后,侧后的一、三师也占领了塔山、尧山、凤凰山、白杨堡、曹庄。五月十四日黎明,我们把整七十四师剜割出来了。
天大亮,敌人发现情况严重。于是整七十四师、整二十五师,和自蒙阴东援的整六十五师,在几十架飞机掩护下,集中炮火向我们阵地轰击。炮弹、炸弹满山爆炸,弹片、石片到处飞舞。我们虽然处于毫无隐蔽的石头山上,又来不及构筑工事,但是战士们还是奋不顾身地英勇战斗,打垮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反扑。
战斗尽管很激烈,指挥所里的参谋们却偷闲议论起来。一个说:“究竟是谁包围谁呢?” 另一个说:“就像下围棋,围中有围。”一个说:“整七十四师是没有‘眼’的一摊子儿,只要堵住就死了。”另一个说:“对啦,我们这支部队,就是塞住它的的‘眼’,断它的‘气’,好叫它‘劫尽棋亡’。”……的确,现在敌我态势十分微妙,有些像参谋们议论的。整七十四师被我军围在中间。它为了逃生,力求与整二十五师靠拢,猛攻我军阵地;同时,其友邻整二十五师极力接应,整六十五师自侧后的蒙阴来援,形成了对我军的夹击。我纵一面在宽大的阵线上抗击整二十五师和整六十五师,一面封闭了整七十四师的通路。想来东线的八纵,和我纵的情况会差不多。眼下的战局就是如此错综复杂并且瞬息万变。
正当战斗炽烈之际,传来消息说:塔山、尧山被敌人重占,凤凰山、曹庄、天马山、蛤蟆崮同时告急。正待与叶飞同志联系,二师刘飞师长从重山山口骑着快马疾驰而来,还没跳下马,就气喘吁吁地说:“我把六团一个营带了进来,其余部队和四、五团到重山山口,遭到宫庄敌人阻击,加上空中和地面炮火的阻拦,进来不得。”
“这不行!我毫不踌躇地说。我想我们只两个师插入敌阵作战,如果眼看进来的口子被敌人重点,整个部队又被敌人截成两段,用战士们的话说,敌人就把我们“包饺子”了。 刘飞同志一看我的神色,知道情况危急,不待我交代,便回身上马,说了声:“我去把部队带进来!说罢,把缰绳一抖一抽,那马便撒开四蹄,忽拉拉地往枪声、炮声紧密的山口奔去。
谭启龙同志看了看远处的山头说:“在这种情况下,只有猛烈地打击敌人,打乱敌人的部署,才能转变危局!”我说:“对!”于是我们立即通过电话部署部队反击。独立师不顾敌人的猛烈进攻和后续部队被切断,以前卫一团最先到达的五个连队,立即从垛庄掉头向东,横插沂蒙公路,抢占了面向孟良崮丛山的二八五高地,封闭了整七十四师南窜的通路。二师的六团和独立师三团夺回三○三高地,独立师二团又攻占了复浮山。情势稍见缓和。
随后,激烈的战斗在二八五高地展开。敌整七十四师连续组织集团冲锋,妄想打开个缺口,与敌二十五师靠拢。扼守高地的独立师一团在打垮敌人五次冲锋以后,机枪全部打坏,班排长全部伤亡。方升普师长亲临告急的阵地指挥作战。战士们以石头、枪托、手榴弹,连续打垮敌人十三次冲锋。……
在枪炮齐鸣声中,刘飞师长第二次策马前来,兴冲冲地说:“把整二十五师的阻击部队打垮了!四、五团带进来了!”我就叫他立即把部队集结在大、小曹家圈,听候命令。
天黑以后,叶飞司令员和一师廖政国师长,一同来到小曹家圈,叶飞同志一到,就问我: “独立师打得怎么样?”
“三○三高地、二八五高地,反复争夺,整整打了一天,敌人刚才把这两个地方又夺去了!”
“拿回来!”叶飞同志果断地说。
当我们把他的决定传达下去以后,就问起一师那面的情况,他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塔山、尧山拿回来了。”我立即意识到:他的注意力已经不再放在这些阵地上了,更艰巨的任务要我们来担任。
果然,叶飞同志坐下来,就叫参谋们铺开军用地图,指着地图上一圈圈曲线标示的山区说:“整七十四师已经全部麇集在孟良崮,固守待援。野司获得的情报说:敌人企图以整七十四师为轴心,吸引我军主力在它周围,再以十个整编师来夹击我军,实现他们与我华东野战军决战的目的,并为整七十四师解围。说什么‘抓住山东共军主力,实为难得之良机,务必奏奇功于一役’。整七十四师师长张灵甫也狂妄得很,他说:‘这样两下一挤,共军就完了。’刚才陈、粟首长在电话上告诉我:战役发起后,党中央和毛主席又来了指示,说不要贪多,首先歼灭整七十四师,然后再寻战机。现在,敌人的十个整编师已经围在我军身边,先后打响。当前主要的任务是协同兄弟纵队把整七十四师这个轴心敲掉,这样,敌人没有依靠了,我们就免得两面作战。如果拖延下去,情况的逆转是可以预料的! ”叶飞司令员停了一下,把手一挥说:“从阻击部队里抽兵!集中力量向孟良崮攻击!‘一面挡百万大军,一面献上将首级’!我们一定要做到!” 我和谭启龙同志都赞成这个果断的决定。在具体部署上,取得了一致的意见。叶司令员抓起电话机,向各师师长作了具体交代。然后,他对一师廖政国师长说:
“我们把主力部队都拿去攻击孟良崮了,只留给你从地方上刚升级的三团、九团,加上你们二团,固守塔山、尧山、天马山、界牌,这一线紧靠沂蒙公路,全长六十多华里。在这里,你们要挡住两个整编师,保证主力拿下孟良崮,你看行么?”
廖政国师长参与了我们的讨论,他对要担负的任务的艰巨性是清楚的,但他却什么困难也没有摆,只是默默地点点头,毫不犹豫地承担下了。这时,前沿送来报告:三○三、二八五高地又夺回来了。
我纵主力经一夜准备,第二天拂晓,猛攻东南的五二○高地、五四○高地,逼近了孟良崮。这时,右翼迂回部队八纵,已从东北打到孟良崮以东,围攻芦山;九纵已攻占孟良崮东北高地一处;四纵也逼近五二○高地;六纵从鲁南赶来,打进垛庄、北疃、荡子郎一线。整七十四师虽然被我各路大军压缩在孟良崮荒山上,却仍在顽抗待援。
更艰苦的战斗在阻击阵地上展开。敌人严令整二十五师、整六十五师、整八十三师、整九师、整十一师、五军等部,从东、南、西三面火速接援张灵甫。我纵阻击阵地,遭受整二十五师、整六十五师的猛烈进攻,血战竟日。复浮山、蛤蟆崮、界牌、天马山一线,整天罩在烟火里……
从阻击阵地传来的电话不断报告:“敌人遗尸满地,还是成群成团地向山上涌,炮火没有间歇,部队不分队形,像羊群,像蜂群……”中午,三山店、交界墩的阻击部队伤亡殆尽后,被敌人强占。下午四时,界牌又被敌人占领。随后,天马山、复浮山、蛤蟆崮全线告急,敌人已攻上天马山的山腰,接着部队与指挥所失去联系。……
我们手里已经没有预备部队,别的战线上的部队也赶调不及,大家都为阻击阵地着急、担忧,指挥所里紧张得阒无人声,只有报话机中不断传出敌人呼叫的声音:“李先生,张先生请你急攻垛庄。”“黄先生,速夺天马山、复浮山。”“张先生放心,我们相距只有四五里了……”看来,张灵甫等人以为他们可以逃脱被歼灭的命运了!
忽然,耳边响起一阵清脆的铃声。值班参谋抓起电话机,我们就听到了廖政国师长响亮的声音:“我要作战参谋带一个连,跑步去反击天马山了!另外,我使用了友邻四纵的一个营,请报告野司,这个营暂归我们指挥……”原来正在天马山危急之时,有一支部队在山沟里向东急进。廖师长查明是四纵队的一个营,立即对营长说:“我是一师师长,命令你们立即赶援天马山。”营长说:“我营奉命跑步赶去攻击孟良崮,任务相当紧急……”廖师长向烟火弥漫的天马山一指说:“天马山阵地的得失,关系重大。如果敌人打通联系,全局皆危。我手里仅剩七八个警卫员,只有使用所有到达这个地区的部队。”营长考虑了一下说:“好,为了整体的利益,我们执行你的命令。”这个营赶到天马山时,附近的上下马头崮争夺战正在猛烈展开。生力军的投入,立即转变了情势。随后,廖师长把可能组织起来的非战斗人员,有一个班成立一个班,有一个排成立一个排。他们先后赶到天马山,终于将敌击退,稳定了天马山阵地。
五月十五日下午,野司发布了总攻整七十四师的命令:所有炮火集中轰击孟良崮大山,所有部队向孟良崮高峰挺进,不准跑掉一兵一卒!
整七十四师是国民党军的五大主力之一,国民党曾吹嘘说:有七十四师就有国民党的天下。这个整编师经过美国顾问的长期训练,装备精良,被敌人称为“最模范的整编师”。它曾担任过国民党反动大本营南京市的警卫部队,是蒋介石的“御林军”。国民党反动派发动反革命内战以后,这支反革命武装还没有遭到过严重打击,极为骄横,所以敢于突出在第一线八个整编师的前面。他们被我军包围在孟良崮以后,张灵甫不但据险顽抗,居然还狂妄地说什么:“吸引共军主力而击碎之,此其时矣!然而事实不是我们被击碎,而是他这个“轴心”被击碎的时候到了。
总攻开始以后,野战军首长几乎每隔五分钟就来一次电话,一面询问战况,一面指示我们:“要争取时间,时间就是胜利!”“不能放走整七十四师的一兵一卒!”我们也几乎不停地用电话向他们报告:“部队已经冲上五二○高地!”“五二○高地又被突然在山腰里出现的敌兵反击下来!”“部队已经接近五四○高地的崮顶!”“敌人崮顶上的火力压住了我们部队,两侧的敌人已把我们部队压下山腰!”
战斗空前激烈,情况变化多,电话的铃声也就不断地响着。我起初坐在电话机旁,听到铃声再抓听筒;后来铃声不绝,我索性就把听筒放在耳边,下巴靠在送话器上,不停地听,不停地讲……
经过反复冲杀,我军各部逐渐向崮顶和周围高地逼近。可是在孟良崮战斗的第三个拂晓到来,黑夜慢慢地被黎明代替的时候,困守在五四○高地上的敌人,又蠢动起来。敌人似乎还不了解覆灭的命运正等待着他们,竟向我军狂喊起来:“天亮了,我们的援军就要到了!你们跑不掉的……”同时他们组织了部队从石圩子反击出来。我军继续进攻着,一次又一次地发起冲锋。激战中,我军有些战士,受了伤从石圩边滚滑下去,但是听到嘹亮的前进号声,又猛冲上去。
十六日拂晓以后,各部大军密集,哈气成云,同心协力,直取孟良崮。强大炮火惊天动地,孟良崮像火山爆发……
包围圈越来越小了,孟良崮上终于寂静下来,同时,俘虏群一批批被押下来。挑着缴获的美制武器的部队也一批批走下山,那个反动派的宠儿,狂妄的中将师长张灵甫的尸体也抬下来了,山谷里响起了一片欢呼声……
国民党整编第七十四师被干脆、彻底歼灭了,进犯鲁中的敌人全线溃退,吓得四十余天不敢出战。蒋介石不怪自己无能,总是迁怒部下。战役结束后,敌整八十三师师长李天霞被押到南京“军法会审”,敌整二十五师师长黄伯韬也被撤职留任,“带罪立功,以赎前愆”。难道他们缺乏“才能”和“积极性”么?不,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他们逢到人民解放军这样对手,只能一败涂地!
在这次战役中,经过了土改复查后的鲁中广大人民群众,觉悟空前提高。当敌人进犯时,到处实行了彻底的空室清野,严密封锁消息,给敌人造成很大困难;但是当我们围歼整编七十四师时,战地居民都踊跃支援我军作战:由七万随军民工、十五万二线民工及众多的临时民工组成的庞大民工队伍,在敌机、敌炮的威胁下,日夜不停地抢运伤员,源源不断地运送弹药、粮食,为战役的胜利作出了重大贡献。
五月下旬,在广大军民欢呼孟良崮大捷声中,华东野战军司令部召开了团以上干部会议。会上,陈毅司令员作了目前时局与任务的报告和关于孟良崮战役的总结。他说:“打了胜仗,总要评功。孟良崮战役的胜利,固然是全军上下,同心同德英勇奋战的结果,也是山东人民节衣缩食支援前线的结果,又是全国战场各兄弟部队配合作战的结果,但是第一功,应该归于毛主席。这次胜利,是毛泽东军事思想的胜利。毛主席针对华东战局和华东我军的特点,反复强调说,不要急躁,不要分兵,使得我们能够冷静地创造和抓住战机,然后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王牌中的王牌!”
 
 
【作者简介】
何克希(1906.1.20 -1982.12.17)
    曾用名和成孝,何静斋,何国瑞,何静。四川峨眉绥山镇南街人。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在四川、上海等地从事党的秘密工作。抗日战争时期,任江南抗日义勇军第三路军副司令员,江南人民抗日义勇军指挥部副总指挥,新四军江南指挥部东路司令员,江南行政委员会主任兼地方保安司令员,新四军第六师副参谋长。1942年起任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司令员,苏浙军区第二纵队司令员。解放战争时期,任华东野战军第一纵队三旅政治委员,纵队副司令员。1949年任第三野战军第三十五军政治委员,特种兵纵队政治委员。参加了鲁南、莱芜、孟良崮、豫东、淮海、渡江等战役。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华东军区特种兵司令部政治委员,华东军区装甲兵司令员兼政治委员。1952年任军事学院装甲兵系主任,后任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二机械工业部部长助理。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获一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一级解放勋章。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五届全国委员会委员。1982年12月17日在杭州逝世。

 

关闭本页  打印本页
最新推荐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版权所有:蒙阴县史志办公室 地址:蒙阴县国土资源局八楼 电话:0539—4271183
    Copyright@201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管理员邮箱:szb4271183@163.com 鲁ICP备05017440号-1 技术支持:蒙阴银河电脑